在以前的文件里翻了翻,找到了许久之前写的两篇游记。那时的文笔还是太稚嫩了,思想也有点偏激。但是不得不说,那段时间在外地比赛的经历使我的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开始意识到自己身处的世界存在的不合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从那时起我开始发觉自己学习的不止是一个个没有色彩的算法和数据结构,眼中的世界渐渐鲜活起来。

这两篇文章我一度认为在一次移动硬盘故障中丢失了,没想到 cy 还留有备份。

ps. 文中有对母校的批判,那是曾经的我在一个特殊人生阶段的主观体验,不代表我当前的想法,请不要过分敏感地将其与政治挂钩。

CTSC/APIO2018 北京行

前言

CTSC 和 APIO 在北京举行。10 天内,全国 500 多名 OIER 来到了北京 80 中参与比赛,接受培训,相互交流。我也以一名新手 OIER 的身份参与了这次活动。

临行前

由于本次活动在省外举行,我们所以理所应当地会带上自己的电脑,以打发路上的时间以及比赛间隔时间。

临走前 2 天,我在自己的超极本上安装了 Assassin’s Creed:Origin(刺客信条:起源),然后还整理好了 Kerbal(坎巴拉太空计划),Mine Craft(大家都知道) 这些常用软件,以及 Bilibili(哔哩哔哩) 等杀毒软件,在移动硬盘里装上了 Assassin’s Creed:Syndicate(刺客信条:枭雄) 作为急救系统盘,一切准备就绪,我就放心地上学去了。

临走前 1 天,我测试 AC:O 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键盘不管用了,当然这种问题我也遇到过,一般重启一下就可以了,于是我重启电脑,发现电脑无法开机了 EXM??。真是太棒了, 以 Thinkpad 售后服务的效率,肯定在我走之前是修不好了。更糟糕的是,我的电脑也不止开不了机这一个问题,而是在几个月前已经出现了崩溃的前兆,比如突然屏幕变成血红色,或者是摄像头的灯不由自主地乱闪。而我当时竟然会选择忽略这些小问题,认为自己的电脑再坚持几天是没问题的。于是最终造成了如此的悲剧。当然悲剧还不止这么一点。

出发

没有带电脑,只带了一个 android2.3 的老爷机就出发了,简直是一下回到解放前。

住宿

来到高大而辉煌的珀丽酒店,领到了 1206 的房卡,当我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震惊了。

眼前是客厅,围摆着 2 个沙发,1 张茶几,右边是微型厨房,自带抽油烟机、电磁炉、水槽和冰箱,里面一个双人厕所 (我也不知道为啥会有一个淋浴外加一个澡盆),简直一个总统套房 (后来得知这的确是这个酒店最豪华的房间,每晚打折后 650 元)。唯一让我有些奇怪的就是只有一张大床。

后来得知,大床的原因是 CCF 预定不到双人房,于是让互不相识的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 (而且竟然对于性别不区分对待,以致出现一男一女一张床的尴尬分配)。

紧接着 XZY 计划了一个换房计划,3 个房间的人相互交换房卡,以让同校的人同寝。这样不明不白我就被换到了一个小的可怜的大床房,然后 XZY“不知廉耻” 地从大床房换到了总统套房。

于是我才在总统套房待了不到 10 分钟,就又可怜地住进了大床房。

北京 80 中

这是一所极其有钱的中学,我们在这所中学的第一天的游览就让我们意识到,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当我们经过 3D 打印教室的时候,感受到了资源的极大丰富是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十几台 thinkpad 的高配主机 (用来建模),外加五六台 3D 打印机,低调地放在教室里,敞开门随我们参观。

当我们经过考场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科技进步是需要以经济的发展为基础的,42 台电脑,每一台都配备 8 核 i7 处理器,教师机的透明机箱展现出这里的狂放不羁,里面的 GTX 显卡和带灯内存条我历历在目。

当我们经过国际部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国际化是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国际部的机房,全部配备 IMAC,周围的宣传栏也全是国际部考入清华北大的外国人,与一中只有中国人没有独立机房的国际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国际部自成一体,坐拥一座巨大的教学楼,楼顶还有美丽的花园,实在是彻彻底底糜烂资产阶级生活。

当我们经过主楼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教育的全面化是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北京三环以外,四环以内,云淡风轻,漫天星辰,主楼楼顶,起 3 丈高庭,为天文之台,竖望远镜以观天象,横月相仪以申科教。虽然天文台没有对我们开放,但是其震撼还是颇深的。

当我们经过食堂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健康也是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数是个窗口,近白种菜品,从盖码饭,酸辣粉,再到麻辣香锅,小笼包,甚至铁板烧,凡所应有,无所不有,令人大饱口福而长太息,欲罢不能而愁饭票太少。

当我们经过一群放学的学生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时尚的普及也是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相比于一中的校服,这里的校服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礼服。从西装到短裙,开放的观念以及时尚的意识已经在这里深入人生活的各个角落。

当我们经过一所高二的班级的时候,听到老师在讲生物:

  • 这个取 1ml 的溶液呢,我们需要用移液管来取啊

  • 但是现在先进了,我们不用移液管了

  • 都用移液枪了

然而最震撼的不是上面这几句话,而是接下来的:

  • 这个移液枪啊,我们今天不会用

  • 明天你们就要用啊,每个人都要

到这里,我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所谓素质教育,大概也是需要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吧。没有钱,教育只能是照本宣科,四书五经,毫无创意。因而,经济的发展,支持着北京上海一所所学校迅速地国际化,现代化,改变着教育的模式,育才的模式,人生规划的模式。而内地的我们,却仍只能为高考拼尽全力。没有见到过海的人,哪知海之无涯;没有见过钱的我们,哪知世间竟有如此丰富多彩之生活。

CTSC

此次考试题目本人不做过多评价,但是就考试的组织来说,我有很多意见。

  • 主办方不重视非正式选手的比赛:在比赛前根本不能准确通知每个选手考试地点,考试地点的更换只在宾馆张贴了通知,考试前也不对相关事项做出交代,使得像我一样的人根本不知道如何登录试机系统,在考试前也迟迟没有找到考场。同时,比赛试题没有经过任何加密,这一点非常容易导致问题的发生。

  • 主办方对志愿者的培训不到位:志愿者,即所谓 “学生专家”,负责打开考场门,监考,评测等相关事项,然而在第一试前,根本没有老师守在考场,我不明不白就做到了机器旁,打开了主文件夹,发现没有加密的试题就摆在眼前。就在这个时候,“学生专家” 把我叫了出去,锁门。然后, 直到考试开始后 1 分钟,竟然也没有一个人来开门,有些考场甚至考试开始半个小时才开门,导致考试结束时间参差不齐,极易导致问题的发生。考试开始也没有任何明显的信号,是的选手根本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算作开考,影响了选手发挥。

  • 评测延时严重,且出现严重技术失误后补救方式过于保守:评测时间往往推迟 1 个多小时,而且第二试有几个机房的代码被主办方全部搞丢,影响到整个楼层的评测,这时竟然也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评测取消,浪费我们太多时间等待评测结果。对于搞丢代码的问题,主办方竟然敢让那些同学在题解已经发布的前提下参加重考,考试题目为原题。这体现了主办方对突发事件的准备不够充分,没有预备后选题,且对 “公平是什么” 整个问题没有任何逼数。

  • 组织十分凌乱:在考试时间内竟然会出现监考老师突然离席,过十几分钟才有老师替补的情况。按时间来看应该是去吃午饭了。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主办方竟然容许发生,这让我很意外。在考试时间外,根本找不到可以咨询的老师。

总之这是我这辈子参加过的最差劲的一次比赛,除了想拧断 CCF 的脖子意外我什么也不想做。

APIO

此次考试的组织我不做过多评价,总之和 CTSC 差不多乱,但是由于主办方是俄罗斯,只不过考试流程比 CTSC 更乱一筹。就考试题目而言,我也觉得和意外。

  • 考点分布:以往的 APIO 常常考察思维题,而今年却连续考察 3 道数据结构题,这一点令我很意外。

  • 题目:考试题目及数据包根本打不开,监考老师也不解释,导致我怎么也看不到题目。最终才知道题目可以在网上看到。题目藏的这么深,让我很意外。

生活

在北京的这几天我过得还是挺有滋味的,颇有一中小资生活的味道。

首先是北京的烤鸭很好吃,头一天晚上我就和 3 名同学点了外卖尝尝。

其次《中土世界:暗影魔多》实在是让上瘾,自从我硬盘中几乎所有游戏都被损坏以致无法拷贝的时候,我找到了深藏于硬盘中的《暗影魔多》。然后我就和 CGZ,TXC 开启了停不下来的颓废之旅。。。

还有就是雅礼的大佬们一个个多才多艺,似乎整个音乐组已经被信息组包揽了。据他们自己说,雅礼会钢琴的人大多都去了信息组,而他们的钢琴水平也大多在 10 级以上。然后在中午休息时,就能见到一个个穿着雅礼校服的人围坐在礼堂的钢琴前,弹着些我或熟悉或不熟悉的高难度的曲子,甚至他们即兴弹一曲一般人也听不出和其他曲子在水准上有什么不同。

后记

这次比赛让我见到了国内 OI 界的乱象,让我见到了国际化大都市的经济发展水平,让我见到了一个西瓜 48 的帝都物价,让我见到了满地找不到一个垃圾桶的北京街区,让我见到了自己的弱小和知识之无尽。

总之这次比赛还是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CTSC2018&CTS2019 游记

参加了两次 CTS(C) 了。

两次的比赛都是在北京市内的某所中学内举办的,如 2018 年的北京 80 中,2019 年的首师大附中。比赛本身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物质或者精神上的收获,但是在北京见到的东西却让我很震撼。

一切都得从经济发展说起。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方走走,你不会觉得北京是一个伟大的城市。你会被路边垃圾站的臭气熏得绕道而行;你会看见奔波一天的快递小哥在快递车的货箱里小憩;你会遇到设计非常不合理的红绿灯;见到地铁站边乞讨的老人;手中的垃圾时常久久无法找到垃圾桶扔掉。

这也许与它初期摊煎饼式的缺乏长期规划的发展模式有关,环线一条条建立,地盘一层层扩大,但是基础设施却迟迟没有跟上,只让这座城市显得十分臃肿。随之而来的还有城郊发展不均衡 (市中心和三环附近的发展程度存在肉眼可见的差距),基础设施落后 (从地铁到红绿灯都很老),政策执行难以到位 (随处可见没有遵守拍照限行规则的机动车),空间功能分配不合理 (居民区和工作区之间的矛盾) 等等问题。

但是,当我从北京的人山人海中走进八十中或者首师大附中的校园之后,我又看见了另一番景象。校园的建筑外表虽不那么光鲜亮丽,校园的规划也类似于长沙的诸多学校 (比如一中),但难以掩饰建成并维护这样的教学系统所花费的代价。我很明显地感受到了北京对教育事业的重视程度之高是其它地方很难见到的。

在八十中我见识了一个国际部坐拥整整一栋楼的场景;见识了 i7 处理器的高配通用机房;听到了 “不用移液管,用移液枪” 的高端生物课堂;品尝了五星级的一日三餐;期待着能去学校的天文台一探究竟。这一切的投资或许是在长沙这种新一线城市里的学校想都不敢想的。

而在首师大附中我则更多地见到了与众不同地教育理念:初三的班级宣传栏内张贴着学生对诸如 “边城”、“简爱” 的小说的人物分析,完全没有我在青竹湖遇到的那种中考至上,以及学生的思想就应该被限制在寥寥几本教科书内的主张;我看见了学校的 “创客中心” 里的数控机床、3D 打印机,以及学生们真正做出来的很多东西;我目睹了一个完整的学生交响乐团的排练;我看到了上写生课在校园里随处走着画着的学生;路过了临近高考但仍然在轻松交谈的高三班级;我还遇到了在行政楼大厅里为合唱比赛练习钢琴的小姐姐。这里的教育处处流露出我们所追求的素质性,朴实性,通用性。他们真正让学生去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学习通用的技术,学习超脱于教科书的广阔的世界,让一个不大的校园焕发出不那么单调的生机。

而我们在长沙,也追求着这样的教育,学校也在努力向这个方向发展。但是无可避免的一点是,我们所在的城市的发展水平还没有达到北京这样的水平,任何超越时代的理念都会在分数至上,高考至上的时代洪流中湮灭。我们都在追求素质教育,以德育人,以才育人,但是在北京的学生除了在高考方面有着地方优势外,还有着更多除了高考以外的出路,另外这里的观念也更加开放,并不认为金榜题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因此我,我们会看见长沙和北京的教育中的主旋律似乎不太一样。我们在大力鼓吹高考、竞赛,而北京的学校也在吹这些东西。只不过我们只吹这个,而他们不是,他们还有更多可以吹的东西,而我们没有。

一中的信息技术课或许是少数几个跟得上时代的课程,却在高一之后就不再继续教学了;摄影课呢?仅仅作为学分的加分方式,从未有人真正重视过这门课;化学实验也因为安全考虑和经济考虑很少开放;物理和化学的实验器材也常常年久失修破旧不堪;研究性学习也只不过是一个面子工程,从来没有人关心你到底研究了什么;我们班上过的音乐课和美术课甚至用一只手都能数得出来;我们学校每年都有交响乐进校园的活动,却没有人认真教过我们如何去欣赏;我向青竹湖的某个物理 “名师” 请教了一个略微超纲的问题,而他却直接摆摆手说 “你不需要知道”。与此同时,北京学校的学生已经带着自己的发明成果参加了法国列宾发明大赛;已经组建了自己的交响乐团,他们的学校已经开设了固定的天文课、写生课;他们的学生可以穿着时尚而性感的校服在校园里蹦蹦跳跳,在初中的课堂上讨论着 “简爱” 和 “边城”;他们在课间可以畅谈,不只是学习和王者荣耀,还有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甚至听过的一些事。

我们经常将中国的传统的教育模式形容成为 “填鸭式的教育”,而填鸭,指的是一种喂养鸭子的方式。在鸭子生长的某一个阶段里,直接将食物灌进鸭子的消化道,而不让鸭子运动,从而使鸭子的瘦肉和脂肪的增长率变得极高。每一只鸭子,在完全相同的饲养模式下,长到了几乎相同的体重,紧接着,便被拿去售卖。下一轮的小鸭子便取代了这些被卖掉的鸭子的位置,接着灌输着相同的食物。

衡量一只鸭子的价值的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它的体重。而由于填鸭法没有浪费任何一丝食物,又避免了鸭子的任何不必要运动,它的生产效率达到了最大化。而填鸭式的教育在各个方面完全拟合了这种喂养模式。

我们的教育强调效率,强调目的性,强调公平性。在 12 年的教育历程中,我们只被教会了 “需要” 的那部分知识。而什么是 “需要” 的呢?考试需要考的。我们的整个 12 年有大量的时间,全部用来学习和巩固那部分 “需要” 的知识,因为考试就是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决定鸭子价格的唯一标准。同时,每个人被灌输着等量的,相同的知识,每当某一条捷径被趋之若鹜的人们发现,紧接着的将会是剩下的人们的不满,伸冤,最终导致了捷径被强制性废弃。

在这强调效率、目的性、公平性的环境中,我们受到的教育便慢慢脱离了个性、素质性、先进性。总会有人为不用功的落后的孩子们买单,而总会有人把能力超群的孩子们拉回血淋淋的现实,人们拼尽全力维持着自己那可悲的自尊心,急红了的眼睛见不得别人跑在自己的前面,见不得自己跑在别人的后面,更看不见跑道之外的世界。

这种荒唐可笑的自尊心,固定了中国传统教育的模式。


后记:目前的我已经在大学生活了一年有余,现在看来,如果没有北京 80 中的那一段经历,或许我将不知为何而学习,从而远远的偏离了当前的人生轨迹。

分类: 文章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code